您的位置:首页 >> 资讯信息 >> 留学生活 >>正文
我在加拿大做保姆的艰苦留学生活
来源: 互联网   时间:2010-8-25 17:57 发布者:admin  查看: 128次  我要评论(0)
        倘若我在当年不随波逐流来加拿大留学,我这个生长在中产家庭,由保姆带大的人,或许永远也不会有做保姆的体验。埃德蒙顿留学生网Edmonton Student4YS#O'\.`Dtw-@g
  那 年,我将父母好几个月的工资,换成国家外汇管理局仅允许带出国的五十美元来到加国后,才惊慌地发现,那几张绑在裤腰上的绿色钞票,仅够从多伦多机场叫架出租汽车到市区。好在有朋友的接待,才幸免露宿风餐。埃德蒙顿留学生网Edmonton Student3x0x p%aA1u Z EE
  我一个留学生,可用五块加币买一条面包一盒鸡蛋一包粉丝一棵卷心菜熬过十天,却无力支付每月两三百加币的房租。每天放学后赶到唐人街,拖着疲倦的脚步,带着勉强的笑容,问遍了所有张贴招人启示的饼家面铺饭店超市,企望能为生存而打一份工,但受拒绝的永远是两个理由: 不懂广东话,没有工作经验。埃德蒙顿留学生网Edmonton StudentlMt VL Y:W6H.s
  在绝望中,我喜出望外地得到一个面试: 一位教ESL 的女老师,要找一个会弹琴和画画的家教看管她四岁的女儿。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面试,那天我从劳伦斯地铁站出来,拿着地图,沿着央街走,嘴里不停地练着面试时估计要答的问题,心狂跳到喉咙口。埃德蒙顿留学生网Edmonton Student cd0tm-VIvF,j1M:O [*S
  主人琼斯家坐落在央街一个绿草如茵的公园侧面的小街上,屋子外青灰色的砖墙已显几分陈旧,可屋前花坛里盛开的夏日玫瑰,与绿色草坪上一座小巧的天使石雕,让我看到主人独具的匠心。借着门上彩色的玻璃,理了理自己齐肩的长发,我紧张地按了下门铃。开门的是琼斯太太,微微发福的身材,包裹在一件黑色锈金线的T恤中,衬托得她那张白里透红的脸更显热情。在充满阳光的客厅里,我注意到琼斯太太那染成棕色的头发,依然遮不住耳边微露的银丝,眼角张开的鱼尾纹,让我猜测她是位将近五十岁的妇人。
}6e6\.~/I5y#c8N/K0  自我介绍之后,琼斯太太将我引到地毯尽头镶着铜钉的大皮沙发前,一个小女孩蜷缩在沙发里,胆怯地用那对蓝眼睛注视着我,这就是四岁的小女孩爱丽丝。我弯下腰想和她握个手,可小姑娘迅速地将小手藏到粉红色的连衣裙后面。我窘迫地抽回手,转身看到了一架原木色的旧钢琴,经主人同意,我弹奏了一曲<<雪绒花>>。当我弹着的时候,爱丽丝悄悄走到我身边,在高音区敲打着琴键。我微笑着抱起她,让她坐在我的腿上,握着她软软的小手,继续弹奏着美妙的乐曲。一旁的琼斯太太露出了满意的微笑。弹了几个曲子后,我们聊了一会儿,我这才知道琼斯太太要请的并不是我心目中想象的家庭教师,而是一位保姆。琼斯太太当场聘请了我,并要我每天下午三点将她的女儿从幼儿园接回家,然后处理简单的家务直到七点。我高兴地接受了。埃德蒙顿留学生网Edmonton StudentT\#RZcV
  第二天,从大学下课后,我急忙赶到幼儿园接爱丽丝,刚到琼斯家门口,就被一个飞来的篮球击中,爱丽丝挣脱我的手,飞快地跑向一位高大粗壮的男孩,那男孩将她举起,稍后我才知道,他是爱丽丝十六岁的哥哥约翰。进门后,琼斯太太也在家,她微笑着把我引到后园,介绍爱丽丝十九岁的大哥哈瓦给我认识。哈瓦头上扎着一条红色印花的布巾,正在染印彩色的T恤,这是当年很流行的一种款式。只见哈瓦用橡皮筋将T恤从中央一层层扎起,逐层染色后放开,发散型的美丽图案在 T恤上展开。哈瓦见我来了,挥了挥满是颜色的手,和我热情地打了下招呼。随后我便跟女主人上了楼。
0x-~A NC ['j$T0  二楼有五个卧室,在主人卧室旁的起居室里,从半掩的百页窗透进的昏暗光线中,我见到了琼斯先生,他只是毫无表情地对我说了声Hi,那深陷在灰色头发和浓眉下的双眼,很快地将我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。他的身体靠在一张灰色的摇椅上,灰色的睡袍半敞开着,露出胸口浓密而灰白的体毛,给人一种阴沉的感觉。我估计他该有五十出头,这时候,爱丽丝从父亲脚边的地毯上跳起来,敏捷地跃入琼斯先生的怀里,娇嗔地对父亲说: “我不要保姆,我要妈妈在家。”
'g L R9E B{0  一旁的琼斯太太向我使了个眼色,领我下了楼。她抱歉地向我解释: 爱丽丝是她四十岁后意外怀上的孩子,和两个哥哥的年龄相差很大,从爱丽丝出生起, 琼斯太太就辞去工作亲自养育她, 因为琼斯先生的生意最近有点不顺利,琼斯太太刚恢复教师工作,爱丽丝被送到幼儿园,正处于适应阶段, 琼斯太太希望我谅解爱丽丝的脾气和性格。埃德蒙顿留学生网Edmonton Student-c,fxz:x9`2} \ R
  这天下午, 琼斯太太向我交代了大大小小的家务活。从厨房到地下室,光是清洁剂就够我学习半天: 蓝色的水是洗玻璃的, 红色的洗炉灶,绿色的洗碗,黄色的洗地,白色的粉末是洗衣的,灰色的擦铜器……对我一个在家从不插手家务,脑子里仅有一把扫帚一块抹布做清洁的人来说,这家务活还真不算轻。琼斯家有洗不完的衣服,外国人的生活方式和我们就是不一样,他们每天换几套衣衫,家居的,上班上学的,运动的,做家务的,每天早晚至少各洗一个澡,每次都产生要洗的衣服和浴巾,一家五口的衣服在洗衣机里不停地转,不同颜色,不同质地要分开洗,要熨的衣服必须在半湿的时候熨,洗衣房在地下室,为照顾这些衣服,我的腿要在楼梯上奔跑无数次。

blank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发表评论

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
相关新闻
本类热点
分类信息
网友热议 更多 >>
热门帖子 更多 >>
论坛新帖 更多 >>
商务资讯
热点日志 更多 >>
个人空间 更多 >>
资讯推荐 更多 >>